疾谷

就你扣的女孩永远不下船!!!!!!
墙头众多,真爱加菲
shipME,smides,盾冬,evanstan,锤基,寡鹰,牌快,EC,贾尼,贱虫,就你扣
不拆不逆

文包放出

 

太可怕了,没想到真的会使出这种令人作呕的手段

  已经把所有文都传到百度云了,就是怕哪一天……

  食言了,在这里把为曾经ship过的cp写的文发个文包(包括被我删除的那几篇),过几天删除。大家自取好了。

  文包里包括一篇国产楚路和少数盾冬,EC,主教扎,其他都是ME

戳我_(:зゝ∠)_ (慎点,只有三四篇完结,其他都还待定,有时间会填坑)

密码:8sf7

有意向的姑娘可以私信我,咱们加个扣扣|・ω・`)

【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

HOW CAN THEY DO THAT?

Elenyanar:

現在每隔一陣子都要重複一次~


你有本事开脑洞你有本事填坑啊:



存一下。


YIHE陳:



原文

  


随缘的备份。

  


-

  



  


大约七年前,也就是2007年5月29日,上百名在LiveJournal拥有账号的粉丝们一早起来震惊地发现,他们的博客、他们好友的主页以及许多他们喜爱的同人社区都被删除了,完全没有任何预先通知。

  



  


据估计,那次LiveJournal大约封禁了500个博客账号。而唯一可寻的迹象是,这些遭到封禁的站名都被划了一道删除线,因此这次事件又被称为“删除线事件(Strikethrough)”。

  



  


而在那时,LiveJournal是同人界的主要活动平台,它的好友清单和留言系统使得陌生的同好们能够彼此聚在一起讨论交流。它的隐私设置允许粉丝们自行选择想要多分享一点还是自娱自乐。那是一个发表和归档同人图、文、音影作品的好地方。这些功能的存在,也解释了为何会有如此大量的同人博客被删除,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性。

  



  


LiveJournal花了两天时间终于对用户们的质疑给出了答复。然而猜忌的疑云却已悄悄蔓延开去。起初,LJ仅只声明,有人向他们提出建议说包含违规内容的日志可能会诱导读者犯法,这将给整个网站带来法律风险。然而最后事情揭露,其实是LiveJournal以及其当时的网站所有方Six Apart被一个自称为“纯洁卫士(Warriors for Innocence)”的组织找上了门。那是一个跟民兵运动有关系的保守基督教组织,他们谴责LJ这个网站庇护了恋童癖以及儿童色情内容。

  



  


LJ的封禁行动基于其博客下的标签。LJ用户在他们的档案里罗列了兴趣,而兴趣起到标签的作用。LJ对所有加了“强奸”“乱伦”“恋童”标签的文章以及博客一概视之。而作为连带效应,一些为强奸、乱伦受害者提供支持帮助的账号也遭到了封禁。同样未能幸免的还有同性恋青少年,以及众多发布书籍讨论、角色扮演、同人图文的粉丝站点。

  



  


5月31日,LiveJournal终于拖沓地发表了一份致用户的道歉信,而至于被封禁博客的处理工作,则花了官方好几个月的时间。根据LiveJournal官方信息,大部分遭遇封禁的账号都被解禁了。但并非所有账号都那么幸运,其中部分包括公益站点和同人站点。

  



  


“删除线事件”之后,很多粉丝个体以及社区都纷纷闭锁了他们的主页,让内容只能被社区成员或者他们的好友看见。也有粉丝选择辗转其他博客平台另开账号,比如JournalFen,The Greatest Journal,Insane Journal。毋庸置疑,那段时间LJ弥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草木皆兵的气氛,部分原因是由于LiveJournal未能完成它所保证过的澄清——究竟什么样的内容算是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

  



  


于是,自然而然地,杯具再次发生了。

  



  


8月3日,LiveJournal又一次未加警告就封禁了一些账号。而这一次,这些用户名被加粗,因此这次事件又被成为“加粗事件(Boldthrough)”。

  



  


群情激愤的LJ用户们等了足足十天,终于等到LJ发表解释,说这一次清删行动是一个工作组的决议结果。这个工作组是LiveJournal的“预防虐待小组”,由LiveJournal的员工以及Six Apart职工组成。组员被委以审查的重任,参与裁决那些被举报的博客是否真的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而现在,这被定义为是“任何严肃艺术价值不足,难以抵消其内容中包含的性元素”的内容。该小组获得了网站官方的授权,能够不予警告地注销那些违规的账号。

  



  


而最终,网站的服务条款被修改为——被确认为违规的账号如果拒绝自行删除违规内容,将由管理员强制删除。也就是说,用户有权利选择撤除他们发布在LJ的“违规”内容,或者自主离开LJ。

  



  


在“加粗事件”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迁往其他博客平台。

  



  


而就在“删除线事件”发生的前几天,LJ用户Astolat提出了一个新的同人归档网站设想,那是一个由粉丝创造、为粉丝服务的站点。这就是OTW再创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Transformative)的雏形。它是一个非盈利的网站,致力于提供同人作品的访问阅览,保护作品不受商业与律法的欺压。而“删除线事件”与“加粗事件”无疑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程。OTW在2009年启动了Archeive of Our Own(简称AO3)这个网站的公测。

  



  


2008年夏天,DreamWidth开张了。DW是由来自LJ的部分前任职员设计的。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个日志网站的创建者应当理解它的用户,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用户的一员。它跟LJ一样是一个盈利性组织,同时提供付费以及免费账户的服务。而与LJ不同的是,DW坚持不投放广告。从界面上来看,它的设计是面向同人界粉丝圈的,并且它的网站服务条款中并未对用户发布内容的种类以及正当性加以限制。

  



  


起初,DW创建账号需要获得邀请。这是为了控制新用户的增长速率,以确保硬件、宽带、服务器支持这些资源充足可用。邀请体系鼓励LJ的老用户们带领他们好友一起来玩,同时适当缓冲了LJ到DW的搬迁过程。这个邀请体系于2011年12月被终止。

  



  


在2010年1月中旬,DreamWidth突然受到一个组织的施压。该组织试图游说DW的服务商和PayPal,说该网站已经沦为了儿童色情的传播平台。DW拒绝向这次挑衅的骚扰让步,并迅速将情况反应给用户们。这个组织加压的唯一结果是,网站内的付账请求被迫暂停,直到DW找到了另一家支付站点。在此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中,DW始终忠于它的指导方针,向用户提供实时通告,尊重言论自由,拒绝满足那些组织无理取闹的要求,没有删除任何文章或者博客。

  



  


而后就是Tumblr的事情。

  



  


Tumblr的推出是在2007年。开始时大多数粉丝圈都有相当的参与。当然也有一些人就它的回复和提问中的字数限制加以批评,并说很难在那里找到一个圈子的同好。

  



  


然而,在2013年7月,粉丝的怒火再一次爆发,因为Tumblr未加警告就屏蔽了一些能够通过公开搜索找到的账号。这些账号标注着“自主规制”“成人向”。Tumblr使得相关博客无法被非关注用户访问到,并且还擅自在手机应用上删除了一些诸如“同性恋”“女同”“双性恋”的标签。令人不安的是,与“删除线事件”以及“加粗事件”如出一辙,Tumblr没有立即作出回复,只在24小时之后发布了一份被公认为完全不带歉意的道歉信。Tumblr声称,他们是为了摆脱商业色情,并最终坚称所有被删账户都被恢复了。

  



  


如果说在这些事件中有什么教训可以吸取,那便是正如乔治.桑塔耶拿所言:凡是忘记过去的人们注定要重蹈覆辙。大多数博客、社交网站都是商业性的,同人界粉丝圈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难堪。因此终有一天,为了取悦外界团体、让投资方感到顺心,他们会采取行动,控制发布内容,阻挠粉丝圈,删除粉丝们自以为被安全存档的内容。

  



  


而笔者能看到的唯一解决方式,对粉丝们而言,那就是尽量复制、备份他们的重要作品。一位IT行业的朋友曾建议过笔者,在创作一份同人作品之后,应该留三处档:一份电脑硬盘,一份USB闪存,一份网络云盘。在不同的网站多开几处账号。存好你的好友清单名表以及相应的电子邮箱。

  



  


因为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事情必然还会再次发生,尤其是在我们最掉以轻心的时候。

  



  


Fin.



我在谁?我是哪?这几天磕糖磕迷幻了?????(这不是梦吗,快打我一下!!!!!

哈利路亚:

所有的视频😂中间那个是seb啦
tumblr:kalasraven

People have been asking for more stuff, so here is all the video I shot from that night. I wasn’t really sure if I was supposed to be recording, and I didn’t want to be too noticeable by recording a ton in one go, so a lot of them are short clips. And yes, the man Chris is talking to who has his back to us is Sebastian Stan! ^_^ Chris is drinking a Corona Beer!! :D  (Sorry some of these clips aren’t too steady, I was in a room full of a ton of people and I was constantly moving to let people pass behind me or around me)

【TSN/ME】There for you(ABO)中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点梗|・ω・`)

*失踪人口回归

*Rose探员友情出镜

*手机排版并不能计较太多´_>`

*感谢社会社会姑娘的提醒,上一章链接☞戳我









——————————————









  “我要见他。”Mark的面部肌肉抿成一条锋利的线。

  “尊敬的Zuckerberg先生,显然您并不需要一再强调这个想法。”

  Chaos做了十几年的发言人,应付Mark这样固执的富翁已经游刃有余了。

  “这不是想法,是命令。”

  “我恐怕这里并不是Facebook的总部。”

  “而我能让你们明年的预算多上一些。”

  “我是否可以怀疑您是在质疑我们的员工待遇?”

  “可以。”

  Mark不咸不淡的回答让这位游走于政商两界名人富翁之间几十年的公关噎住。

  “鉴于我明天就能让你们全部没饭吃,”Mark不耐烦地抿着嘴,“你最好现在就让我见他。”

  Chaos笑了笑,“小Saverin先生的合法伴侣可不是您。”

   “很快就是了。”

  “我们可以先……”

  “够了,我的时间宝贵。你大可以用和我诡辩的时间去和你的员工谈谈怎样和CIA和平共处,而不是和我讨论我的Omega的人身自由问题。”

  Mark重读了“我的”。

  “我猜您的Facebook主页上写的是Mark Zuckerberg而非Christy Lee。”Chaos皮笑肉不笑地说。

  卷毛小个子把那杯冷透的咖啡扣在了Chaos的脸上。

  他甚至垫了脚。

  他的亿万身家让他安然无恙的走出了FBI的门。

  并且出去之后向他的PR和COO发了一通脾气。

 






















  “请问我们需要训练几天?”Eduardo紧跟在那位自称Rose的探员身后。

  他惊奇地发现对方的身高可以拉低FBI全体探员的平均值。

  这使Rose看起来比其他探员和蔼得多。

  说实话,他目前甚至没有搞清楚FBI需要他做什么,只不过因为他的未婚妻Christy微笑着告诉他,如果你不去说不定会后悔。

  Eduardo有时候真不懂Christy。她在闲暇的时候总喜欢和她的几个女性朋友办茶话会,还喜欢给她们讲Eduardo。

  他发誓,有好几次他在Christy的手机上看到了类似“ME”“他们一定会复合”的聊天记录。

  这让他怀疑和Christy假结婚是否是个好主意。

  但他确实受够了每次回家时母亲关切的询问和父亲指责的眼神了。

  他们真的不能因为大哥和二哥连生了几个孙子就把抱孙女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好吗!

  “要不我们试试假结婚?”市图书馆里,Eduardo在Christy正在专心查阅词典的时候提议道。

  Christy手一抖,差一点撕了那一页纸,“老天爷,Edu你认真的?”

  “我受不了,”Eduardo痛苦地捂住了脸,“每次我回去就会被妈妈逼婚——上次他们甚至让我去和Lex Luther相亲!”

  “Emm,感觉怎么样?”

  “他甚至需要仰头看着我,”Eduardo表情复杂地说,“你知道,呃,这不是说他矮,只不过,我是说,他需要再高一点点,只是一点点。”

  Christy笑得浑身发抖。

  一旁视奸他们已久的图书管理员狠狠瞪了他们一眼。

  但Christy还是在他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就答应了。几乎可以说是兴奋地。

  据Eduardo观察,第二天她又开始和至少有两三年没联系的女友们联系,对话的开头统一是“幽灵船还没有沉!!!我磕的cp终于要复合了”。

  原谅他不明白什么叫幽灵船。

  游乐园吗?

 










 

  “三天,”Rose微笑着回答,“我们得知Lex Luther三天后会出席一个慈善晚宴。你的任务就是去试探他,有必要时就实行暗杀。”

  “等等,”Eduardo显然想起了什么,“你是说那个坐拥亿万身家的Lex Luther吗?”

  “是的,我们怀疑他在非法买卖人口。”

  尽管知道这不礼貌,Eduardo还是问了出来,“这大可不必你们FBI出手吧,我相信警察会执行这些任务的。”

  “昨天下午,国家安全部长的小儿子,Tony,失踪了。他失踪前最后一次使用通讯设备,”Rose停下了脚步,微微抬头看进Eduardo的眼睛,“是和Lex Luther发短信。Tony说I will follow you.

























  “恕我冒昧,你们FBI没有其他特工了吗,需要雇佣一个商人。还是说你们的执行力低下,连一个能用的特工都找不出来?”

  “Mark?!”

  “你好,扎克伯格先生。”Rose倒是毫不避讳地向突然出现的Mark打了招呼。

  显然,他已经把Chaos耍的团团转,并成功用他的影响力得到了进入FBI内部的机会。

  “容我解释一下,”Rose伸出一只手向一旁的工作人员索要了一台平板,“据我们所知,Lex Luther比较喜欢漂亮的男性Omega,而我们局内唯一的男性Omega,”他把平板递给Eduardo,“因意外无法出动。”

  Eduardo眨了眨焦糖色的眼睛,在平板上看到了那个叫James的FBI第一杀手,“他真酷。”他赞叹道。

  “为什么他不可以?”Mark一再逼问。

  “和我们的执行队长好上了,现在在家奶孩子。”Rose面无表情地说。

  “即使这样,”Mark平视着这位身高和他有的一拼的探员,“你们也无权征用Eduardo杀人。”

  Eduardo深吸了一口气,给了Rose一个微笑,“请给我们几分钟。”

  他拽走了拉着脸的Mark,看起来想和他来一次长谈。

  我们可以预见的是,Mark不可能不激怒Eduardo。














TBC.

他多好看!!!!!!天使!

刷电影老太太:

2007年《神秘博士》里的加菲,水灵灵的白嫩少年~

以后TSN和德扎以外的同人就不放在这个号啦,全部移去 @残夜逢冬至 这里ww
都是ME以外的欧美和国产同人,有的姑娘可以转移阵地啦❁´v`

真的还有好多脑洞没填……

【德扎/主教扎】ABO 吵架(上)


*被刀子捅够了,自发制造的小甜饼

*糖尿病患者慎入








————————————————————






1.

  “不,不,我可绝不原谅他!”白外套的青年将小孩子往身后带,“您又不是不知道他多么的无理,他甚至扬言不允许别人雇佣我!”

  小孩悄悄从白色衣角后探出半个脑袋,好奇地打量正在吵架的席卡内德舅舅和papa。

  莫扎特把他的头摁了回去。

  “您知道他不过是死鸭子嘴硬,”席卡内德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在阿玛迪的幼儿园老师们面前吵架实在是太丢脸了,“他这不是来和您和好了吗?”

  “您一定是收了他好几万块,才肯帮这种讨厌的人来当说客!”

  “您这是什么话,他只给了我八千块。而且请您可小声点吧,阿玛迪的同学和老师们可都还在呢。”席卡内德将莫扎特拽到了一边,小声道。

  莫扎特跟着他的朋友回头,发现教室内小朋友们坐得整整齐齐。

  但他们的眼睛里闪烁着“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但我好想八卦一下然后回家讲给麻麻听”的光芒。

  老师们一脸慈爱地看着他,如同圣母玛利亚。

考虑到这家幼儿园都是上流社会的子女,咱们的天才真的放低了声音。

  “我可不管他妈的什么真爱,这都是科洛雷多在放屁。他当年求婚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几个小时前也是这么说的。他就是头蠢驴!”

  这位另类的音乐家自小让他的家人头痛不已。

  他的父亲甚至在莫扎特十五岁时就盘算起他的婚事,生怕没有人乐意娶这样的Omega。

  咱们说的“这样”指的是全萨尔茨堡Alpha也比不过的才华和脏话能骂上一天不带重复的神技。

  偏偏“这样”的莫扎特二十岁就嫁出去了,成为近十年里萨尔茨堡嫁得最早的Omega。

  而一直担忧莫扎特下半生幸福的利奥波德·莫扎特先生对这桩婚事持强烈反对意见。

  “沃尔夫冈你疯了才会和一个大你二十几岁的男人结婚!(“只大二十岁,”南奈尔小心地提醒道)你又和韦伯家的那几个Beta喝酒去了吗?瞧瞧你说的蠢话!”

  “您真是太苛刻了,”莫扎特拾起被利奥波德扔在地上的谱子,不满地撅起嘴嘟囔道,“我们真心相爱。”

  “闭嘴,你们那是一夜情!”利奥波德气得扶桌子。

  “可……”

  “行了!我不管他多有钱,信息素和你多契合,立马去和他分手!”

  “我们已经完成标记了,”莫扎特躲到了南奈尔身后,小声地说。

  “你再说一遍?”

  “而且我怀孕了。”他小心翼翼地从口袋掏出一张化验单。

  利奥波德确实被气晕了过去。

  一半是儿子终于有了归宿以及他快要有外孙了,另一半是他养了二十年的大白菜被一只大他二十岁的猪拱了。

  但有哪一个伟大的行动在开始干的时候不是一种极端呢?※




(※出自【红与黑】第十一章,郭宏安译版)
 
















2.



  “我希望你给我和你妈妈一个合理的解释。”利奥波德躺在加护病房里,依旧板着张脸,尽管现在它看起来如此苍白。

  “您想给他起个什么名字?”距离父亲三米远的沃尔夫冈,连人带椅悄悄地向病床移动。

  “谁?”利奥波德疲惫地问。

  “您的外孙。”莫扎特指了指白外套下的肚子,眼睛亮晶晶的。

  利奥波德差点又背过气去。

  “你最好去和你的男朋友分手,”利奥波德忍住让莫扎特滚出病房的冲动,警告道,“孩子应该姓莫扎特。另外,不要转移话题。”

  “莫扎特先生,有位男士找您。”护士敲了敲门,对门内正在气头上的利奥波德说道。

  一股淡淡的咖啡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沃尔夫冈抖了抖,赶紧钻到了洁白的病床下。

  “你在干什么?快出来!”利奥波德呵斥道。

  “嘘,我闻到他的信息素了,”莫扎特从床底探出一个头,小声地说,“请您小声些,千万别告诉这个男人有关我的信息。”

  然后又缩了回去。

  “让他进来。”利奥波德头疼地说。

  他已经猜到是谁了,估计沃尔夫冈正和对方在吵架。

  虽然利奥波德对这个儿子的伴侣不是很满意(一点也不满意),但他也实在不想提醒他的蠢儿子,对方也能闻到他的信息素。

  什么样的人才能生的出这样的熊孩子!

  利奥波德感觉他的心脏要炸了。

  沃尔夫冈这个小混蛋到底给他惹了多少麻烦?他甚至搞上了科洛雷多!

  “您好。”他说。

  “您好,”科洛雷多和他握了握手,“我来找莫扎特。他自从上午说不舒服去了医院后就没回去过。”

  “他不在这,”利奥波德遵照儿子的意思撒了个小谎,“您得去别处找他。”

  “可我闻到了他的信息素。”

  “不瞒您说,他刚刚来过这,这会儿可能已经去他姐姐那了,您可以去那里找他。”

  “他姐姐在哪?”

  “法国。”

  “我请您不要和我绕圈子了,”科洛雷多说,“莫扎特根本没有什么自制力和自保能力,希望您好好考虑要不要告诉我他在哪。”

  莫扎特从床底爬了出来,蹦起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容我再说一次,科洛雷多先生,您这头蠢驴!您怎么如此自高自大,目中无人?难道您今天出门前脑袋又被门夹了吗,满嘴的蠢话。爱情,爱情难道就是把我圈禁在您身边吗?您他妈怎么会如此自信!您的父母一定没教过您尊重您的Omega,才导致您如此无理,到了现在也没有Omega愿意嫁给您!”

  “沃尔夫冈!”

  “如果你能保证你走在街上不会有那么多Alpha图谋不轨,我就没有这样的担心了。”科洛雷多背着手在一旁冷哼。

  “您哪只眼睛看出来他们那是图谋不轨?他们只不过想要聊个天而已,您一定是患了臆病,或者脑子里塞满了鸟屎!”

  “说这话前先收好你的信息素。你走在街上,隔着十米远也能闻到那股甜味!”

  “吃屎去吧您内!”

  莫扎特比了个中指摔门而去。

  科洛雷多在原地沉默了一会,随即快步下楼坐上医院楼前的那辆路虎,“阿尔科,跟上他。”



  病床上的爸爸:???

 

 

 







tbc.
 

 

再次屏蔽×
本人已疯( ・_・)

推荐ship盾冬的妹子看这部【浩克星球】,官逼死同的典范!!!看到那句“FOR BUCKY”感觉中了一剑×心痛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特地看了一下,翻译组果然是盾冬船员థ౪థ